• <tr id='Qrig9C8S'><strong id='Qrig9C8S'></strong><small id='Qrig9C8S'></small><button id='Qrig9C8S'></button><li id='Qrig9C8S'><noscript id='Qrig9C8S'><big id='Qrig9C8S'></big><dt id='Qrig9C8S'></dt></noscript></li></tr><ol id='Qrig9C8S'><option id='Qrig9C8S'><table id='Qrig9C8S'><blockquote id='Qrig9C8S'><tbody id='Qrig9C8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rig9C8S'></u><kbd id='Qrig9C8S'><kbd id='Qrig9C8S'></kbd></kbd>

    <code id='Qrig9C8S'><strong id='Qrig9C8S'></strong></code>

    <fieldset id='Qrig9C8S'></fieldset>
          <span id='Qrig9C8S'></span>

              <ins id='Qrig9C8S'></ins>
              <acronym id='Qrig9C8S'><em id='Qrig9C8S'></em><td id='Qrig9C8S'><div id='Qrig9C8S'></div></td></acronym><address id='Qrig9C8S'><big id='Qrig9C8S'><big id='Qrig9C8S'></big><legend id='Qrig9C8S'></legend></big></address>

              <i id='Qrig9C8S'><div id='Qrig9C8S'><ins id='Qrig9C8S'></ins></div></i>
              <i id='Qrig9C8S'></i>
            1. <dl id='Qrig9C8S'></dl>
              1. <blockquote id='Qrig9C8S'><q id='Qrig9C8S'><noscript id='Qrig9C8S'></noscript><dt id='Qrig9C8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rig9C8S'><i id='Qrig9C8S'></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篮坛竞技 > 正文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辞职 折射世行改革困境

                      作者:梁静

                金墉辞职折射世行改革困境

                张敬伟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1月7日宣布,他将在2月1日辞职。金墉这届任期还有3年多时间,他的辞职让人充满联想。

                韩裔美国人金墉并非金融科班出身,而是和金融没有任何关联的医学出身。他的经历很光鲜,是哈佛大学博士和医学教授,曾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顾问等职务,但缺乏金融从业背景,被称为“金融素人”。尽管如此,他在2012年还是被奥巴马提名为世界银行行长,理由是“让发展的专家来领导世界最大的发展机构”。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属于西方主导全球经济治理的两大机构,原则上世界银行行长由美国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则掌握在欧洲人手中。因此,世界银行行长这个职位,被认为是传统秩序的代表,要在全球治理中体现美国的利益。

                金融专业的缺失,也导致金墉出现“领导力危机”。金墉为此专门学习了金融专业知识,但制约金墉领导力的并非所谓的专业知识,毕竟世行行长无须事必躬亲,他也有极强的学习能力,掌握必备的金融专业知识并非难事。金墉在世界银行行长任上出现的最大挫折是推进改革失败,导致他本人对继续执掌这个机构失去了信心。世界银行内部组织架构繁冗,执行力不足,且是各种利益的纠葛体。2012年金墉执掌世界银行以来,他主导的改革包括消减世界银行员工福利,加大对印尼、印度尼西亚和赞比亚等亚非发展中国家的投资。

                要确保世界银行正常运转,必须要有长袖善舞的功夫。金墉削减世界银行员工福利,导致内部怨声载道,改革自然难以推进,而且削弱了自己的领导力。金墉力推世界银行对第三世界的投资,也触及到了西方利益,尤其是动了美国的蛋糕。在此情势下,金墉在世界银行投资方向的努力也难以如愿。

                上世纪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中,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亚洲国家的救助是附带政治条件的,即进行符合西方要求的改革。此外,世界银行投融资渠道也因为程序繁杂而备受诟病,而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得到了包括多个西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响应。亚投行倒逼之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年来也被迫改革并加强和亚投行的合作。金墉任内的世界银行改革,也是顺应了全球经济治理的新形势,然而世界银行积习太重,且受美国制约,每项改革都步履维艰。其实,不管是金墉还是后继者,除非因循固守世界银行的官僚作风,要在世界银行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都会面临强大阻力。

                谁会是金墉的继任者?主要是美国属意的人选,或者说是特朗普喜欢的人。继任者面临的问题是,世界银行属于多边主义框架下的全球治理机构,但是特朗普主义的特点是“美国优先”,一切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可见,继任者面临着比金墉更大的改革压力。如果世界银行不改革,作为全球治理机构的影响力就会继续削弱,改革不仅要去掉官僚主义和效率不高的惯性,而且要积极融入到全球治理中去。而这,不仅难以得到世行内部的支持,也会遭遇来自美国的阻力。

                金墉走了,无官一身轻,但世界银行的困局犹在。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